雅尔文

第1176章 奇葩老爸驾到(十三)

小说:攻略极品 作者:萨琳娜 更新时间:2019-11-04 08:25
  攻略极品正文卷第1176章奇葩老爸驾到聂明成心里不乐意,可他面对亲爹耍无赖,他也没办法。
  但,马秀芬那漂亮、灵动的模样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若是因为出不起彩礼而失去这个媳妇儿,聂明成估计能憋屈死。
  看到聂明成脸上满是焦急,安妮不再挤兑他,而是换了个口气,“你没钱,我也没钱。可这婚不能不结——”
  “没钱,我怎么结婚?!”聂明成是真急了,忘了对亲爹的畏惧,直接没好气的怼了一句。
  “你小子没钱还敢这么横?哼,你个没用的,也就是命好,摊上了我这么一个爹。”
  安妮才不会惯着聂明成的臭脾气,冷声骂了一句。
  聂明成:……
  你个做老子的不给唯一的儿子买房子、凑彩礼,还好意思说我“命好”?
  安妮横了他一眼,凉凉的说,“我没钱,可我有闺女。我五个闺女,个个都厉害。她们随便凑一凑,都能给你把这事儿轻松给办了。”
  聂明成眼睛一亮,对啊,他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他的几个姐姐有钱啊。
  每人出上一点儿,加起来,他的房子、彩礼还有婚宴什么的,就都够了。
  没准儿还有富余呢。
  聂明成也终于反应过来,惊喜的看着安妮,“爸,原来您打电话给姐姐们是、是为了这事儿啊。”
  “哼,这才想明白?蠢死你算了!”
  安妮又不屑的骂了一句,然后斜睨着眼睛,看着聂明成按着电话机的手,“还不赶紧把手撒开!”
  聂明成慌忙抬起手,讪讪的说,“爸,您打、您打!”
  安妮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这是原主记录电话的本子,上面有曾经的上司、同事的电话,也有重要亲属的联系方式。
  她在手指上吐了些唾沫,然后揭开一张张的纸,翻到几个女儿的电话,她挨个打了过去。
  “金枝啊,明成的婚事定了,你有空回来一趟,咱们好好商量一下。”
  “金凤,告诉你个大喜事,明成的事终于谈成了!”
  “金萍,最近忙不忙啊……”
  “喂,金兰,你这是长途,我有话短说哈,明成要定亲了,你赶紧抽时间回来一趟!”
  一圈电话打下来,安妮并没有从四个女儿口中得到准信儿。
  她知道,女儿们除了要跟女婿、公婆商量,她们姐妹之间估计也要通个气儿。
  安妮电话里只是让她们“回来”。可她们不可能空着手回来。
  还商量婚事?
  呵呵,婚事有什么可商量的!
  聂家四个女儿都是过来人,都明白其中的门道。
  结婚结婚,无非就是房子、彩礼、酒席和各种琐碎。
  而这些,都需要钱。
  依着自家老爹那貔貅一样的性子,他会舍得出钱给儿子结婚?
  哪怕这个儿子是他唯一的儿子,“聂永生”也不会轻易掏出钱来。
  或许在他看来,儿子闺女,都比不上钱可靠。
  就像聂金枝和聂金凤,当初结婚的时候,聂永生就来了个狮子大开口,要了不菲的彩礼,却只给陪嫁了几床被子,那般行事,让两个女儿在婆家很没面子。
  也就是她们都有正式工作,且工资不低,这才没被婆家小瞧了。
  但,这件事,到底在她们心底埋了一根刺,也让她们清醒的认识到老爹是多么的贪财。
  也正是因着聂永生的这个性子,老四聂金兰算着自己亲爹快出来了,而她也到了适婚年龄,为了不让老爹“卖”了自己,聂金兰索性跟着一个大她十多岁的男人走了。
  且一走就是上千里。
  她当时给媒人说得很清楚,她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能嫁去外地,越远越好。
  她是怕了自己的亲爹,唯恐离得近了,被亲爹盘剥。
  聂金兰很幸运,嫁的仓促,又是远嫁,却难得的遇到了一个好男人。
  丈夫很疼她,公婆也厚道,结婚没多久就生了一对龙凤胎,婆家更是把她当成了大功臣。
  要知道,那时已经开始了计划生育,聂金兰的丈夫是单位货车司机,绝不敢违反生育政策。
  聂金兰怀孕的时候,家里就担心,别是个闺女吧。
  他们家可是五代单传啊。
  而聂金兰一次就生了俩,且有儿有女,既让婆家有了香火,还多了个小棉袄,聂金兰的丈夫都快乐疯了,单位里的同事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立了大功的聂金兰自此在婆家站稳了脚跟,就算她每个月给娘家寄钱、寄东西,或是偶尔有老家的亲戚来京城投奔,婆家也没有甩脸子。
  聂金兰过得好,绝对有运气的成分,否则依着当时的仓促,碰上渣男的概率更高。
  而她这般仓促,全都是因为有聂永生这个亲爹。
  由此可见,聂家的几个女儿对亲爹有多么的戒备和排斥。
  她们对亲爹的品行、为人处世,更是十分了解。
  “算了吧,为了小弟,为了妈,咱们就多帮衬一下吧。”
  果然,安妮这边刚刚撂下电话,那边的聂金枝就跟其他三个妹妹联系上了。
  聂金枝是老大,当年又因为工作的事,觉得自己沾了家里的光,却没能照顾上家里,多少有些愧疚。
  她都没跟丈夫和公婆商量,就直接对妹妹们表态,“我是老大,小弟结婚,我给三百块钱。”
  聂金凤跟聂金桥只差了三岁,两人的命运轨迹也差不多。
  老聂家最风光的时候,她们跟着享了福。
  聂永生出了事,老聂家被打回原形,她们却又躲过了吃苦受累。
  对于母亲和弟妹,两人都有些愧疚,如今最小的弟弟终于要结婚了,聂金凤听了大姐的话之后,也开口道:“我和大姐一样,也是三百块钱。”
  这已经是她的所有私房钱了,想必大姐也是把自己的小金库都清空了。
  老三聂金萍没有工作,她和丈夫一起做生意,手头很富裕,也跟着点头,“我就不出钱了,我给小弟出个洗衣机吧。”
  她做生意,门路广,买洗衣机这种需要票据的东西,比给钱更容易。
  聂金兰算了算自己手头上的钱,也点头,“我们家刚盖了房子,比不上大姐和二姐,我就给一百六吧。”
  随后,留在父母身边的聂金秀反倒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本来就大方,直接道,“我给他们想办法弄个房子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