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444 心大

小说:重生南非当警察 作者: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11-04 08:22
  以罗克的标准来说,亨利作为联邦政府司法部长,他目前这个有点散漫的工作状态肯定是不合格的。
  但是以二十世纪初的标准来说,这个时代的所有政府高官,在工作态度这方面都和亨利基本上差不多。
  职业精神!
  那是啥?
  二十世纪初还没有这个名词呢。
  即便如此,这样的话从亨利口中说出来也不合适,身为司法部长,不说亨利本身就要极力推动南部非洲的立法完善,最起码不能和立法会,以及联邦政府唱反调。
  “身为联邦政府的高官,我不要求你处处以联邦政府为重,最起码你要保持对联邦政府的尊重,毕竟你也是联邦政府的一份子,你享受着联邦政府提供的待遇和权利,就应该维护联邦政府的权威。”菲利普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虽然新税法对菲利普的利益也有触动,但是到了菲利普这个年龄,已经不太看重经济方面的利益,而是转而寻求更高的职业追求。
  说白了,菲利普之前辛辛苦苦的赚钱,最大的目的还是要为阿诺德、欧文、以及亨利、菲丽丝多积攒一点家产,就算以后亨利哥几个都是败家子,也能多败几年。
  现在已经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了,自从亨利来到南部非洲之后,马蒂尔达家族现在愈发兴旺,亨利和欧文现在都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高官,亨利已经被封爵,欧文也是封爵在望,菲丽丝是尼亚萨兰夫人,家产有多少估计菲丽丝都不清楚,所以金钱对于菲利普来说真的没意义。
  菲利普现在的目标是联邦政府首相,当然这要等阿德卸任之后,只要阿德还愿意担任首相,那么阿德就是最适合的首相人选。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菲利普就没有机会。
  当初菲利普之所以从殖民地事务部来到南部非洲担任约翰内斯堡市长,就是为了约翰内斯堡底下的黄金。
  现在菲利普已经出色的完成了这一任务,来自南部非洲的黄金有效的帮助伦敦保持全球金融中心这个特殊地位,军备竞赛物价高涨的当下,全世界几乎所有货币都在贬值,只有英镑依然坚挺,这方面约翰内斯堡的黄金功不可没。
  所以拥有本土支持的菲利普,和在南部非洲本地拥有巨大声望的阿德也有一拼。
  所以阿德成功当选联邦政府首相的同时,菲利普在担任德兰士瓦州州长的同时,也顺利成为联邦政府议会议长,这就是本土对菲利普的褒奖。
  至于菲利普对新税法的态度,这一点不用说破,国会的投票结果就是最好的说明。
  如果菲利普支持新税法,那么至不济,新税法表决也不会是现在这个一边倒的局面。
  “全票反对才是对联邦政府权威最大的挑战!”亨利一语道破天机。
  菲利普没有解释,瞪了眼亨利摇头叹气。
  怎么看这个儿子都不像是亲生的!
  “亨利,身为议长,父亲要代表所有国会议员的利益,而不是为了迎合首相,放弃自己的立场,这才是父亲的职责。”欧文就很聪明,很理解菲利普的选择。
  菲利普就很满意的哼哼哼,三个儿子就是好,哪怕两个都不成器,最起码还有一个属于可挽救对象。
  欧文现在也是联邦政府国会议员,而且还是执政党党魁,也就是所谓多数派首领,在议会中也是权势滔天,所以新税法遭否决之后,阿德根本就没找菲利普和欧文,而是去找罗克,因为阿德也很清楚,找菲利普和欧文根本就没用,这爷俩的立场很统一,罗克才是最大的那个变量。
  联邦政府成立的时候,菲利普就像竞争联邦政府首相,只是因为阿德在南部非洲的威望太高,所以菲利普才没能如愿。
  站在欧文的立场上,肯定是希望菲利普当选,毕竟阿德对欧文并没有知遇之恩,欧文对阿德也没有特殊感情。
  所以国会才会对新税法投反对票,这里面固然是为国会议员的利益考虑,其实也是给首相阿德的警告,告诫阿德不要为所欲为,侧面还能刷一下菲利普的声望。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是多得很。
  怪不得亨利就理解不能。
  亨利也不着急,不理解没关系,好在罗克就在比勒陀利亚,亨利作为司法部长,也不需要和议会保持一致,罗克的立场就是亨利的立场。
  对于新税法,罗克本人肯定是同意的,毕竟国防部是联邦政府所有部门中的吞金怪兽,联邦政府有了能力,国防部才能得到更多的资金,更多的话语权。
  所以罗克的态度就很明确了:“新税法要想得到通过,具体的条文肯定还要修改,你也知道布隆方丹那帮人都是穷鬼,他们制订出来的新税法,肯定会对旧有利益团体进行更多限制,更有利于新兴利益群体,这种前提下制订出来的新税法,肯定会遭到国会的全票反对。”
  南部非洲的政治首都是在比勒陀利亚,立法首都是在布隆方丹,立法会和国会又是两码事,国会成员大部分是英裔,立法会成员大部分就是布尔裔。
  抛开种族立场,国会和立法会的矛盾也很多,联邦政府的国会议员,在联邦政府成立之前就多半已经功成名就,要么是手中有大量农场的地主,要么就是拥有大企业,大矿场的资本家,所以国会代表的是旧有利益集团。
  而立法会则是由精通法律的律师组成,这些律师本身是为国会里的那些资本家服务的,当然对资本家的弱点就很清楚,所以新税法也是很有针对性。
  换句话说,对国会议员们的攻击性就很强。
  国会议员们当然也不会示弱,全票否决就是最好的表态,罗克也是基于这一点,所以才建议对新税法进行修改,否则如果阿德强行推动新税法,那么就算达不到内战那种程度,最起码也会引起南部非洲内部的混乱。
  “首相已经授意立法会对新税法进行修改,立法会有些人确实是异想天开,首相也知道有些条款不合适,之所以还是提交给国会表决,也是要警告立法会的那帮人,别整天就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他们制定的是联邦政府法律,而不是奥兰治法律,要为联邦政府的整体服务。”西德尼·米尔纳面带不屑,其实西德尼·米尔纳的立场也是偏国会的,毕竟现在西德尼·米尔纳在南部非洲也是小有资产,如果新税法不修改,那对西德尼·米尔纳的利益也有侵犯。
  当初阿德卸任南非专员,西德尼·米尔纳跟着阿德返回伦敦,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物是人非人走茶凉,当时要不是罗克出钱为阿德买房子,恐怕阿德和西德尼·米尔纳在伦敦要住很长时间的酒店。
  重回南部非洲之后,西德尼·米尔纳和罗克有了更多交集,所以也开始学着罗克在南部非洲置办家产。
  对于普通人来说,置办家产在现在的南部非洲很困难。
  但是对于西德尼·米尔纳这个联邦政府第一秘书来说,就简单的简直不像话。
  西德尼·米尔纳只是透露出一点这方面的信息,马上就有无数的优质资产送到西德尼·米尔纳面前供西德尼·米尔纳选择,而且还大多是不需要西德尼·米尔纳费心费力经营,不管不问就能产生利润的那种优质资产,比如罗克在林波波河上游的鳄湾水电站,现在就有西德尼·米尔纳的股份。
  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在奥兰治境内购买的土地,同样也有西德尼·米尔纳的参与,现在单单是农场,西德尼·米尔纳名下就有一万英亩之多,现在西德尼·米尔纳再去伦敦,已经不需要住酒店了。
  酒店哪有自己家里住着舒心。
  “那就好,别的不说,财产税这一点如果不改变,新税法就永远别想在国会获得通过,《宪法》第一条就是保证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那么新税法凭什么对私人财产进行征税?这本身就和《宪法》相抵触,真不知道那些立法会委员脑子里都是想些什么。”罗克忍不住吐槽,连英国政府在制定法律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立法会那帮人真的以为成立联邦政府,罗克他们这些贵族资本家就会受联邦政府摆布?
  太天真了!
  “立法会委员考虑的问题当然是维护法律的权威——”
  或许是罗克吐槽的生意有点大,结果旁边马上就有人接茬。
  罗克简直太惊讶了,这才离开德兰士瓦不过几个月,就有人敢当面反驳罗克,这一届的新生这么猛的吗?
  不过罗克还是有涵养,微微一笑端起面前的咖啡向西德尼·米尔纳示意,根本没把这种人放在心上。
  在德兰士瓦,罗克要收拾谁还不是轻轻松松,甚至都不用表态。
  结果接茬的人过来之后态度马上就变得很谦卑,不过不是因为罗克,而是因为西德尼·米尔纳。
  “米尔纳先生,晚上好,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我能坐下吗?”
  西德尼·米尔纳就很无奈了,这是要多心大,才会看不到罗克这么大个人在旁边。
  连个招呼都不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