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135:脾气

小说:快穿剧情又崩了 作者:小煎包子 更新时间:2019-11-04 08:26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何易年的一场谈话,麻好好拍戏的时候心神不定,完全没有进入状态,莫禹恒难得地发了脾气。
  这一场拍的是小郡主被贼人绑架的戏份,也是整个电影过渡的重要场景。
  小郡主在被绑架的途中撞到了脑袋,等明玉找到她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失去了记忆,也完全成了两个人,变成了一个只会黏着明玉的小粘人精。
  麻好好现在要演的时小郡主被绑架的形。
  说起来,这个片段应该算不上难,除了一开始的挣扎,之后她只需要闭着眼睛就可以了。但或许时没找到感觉,这样简单的片段,她一连拍了七八条都没过。
  ng而已,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
  莫禹恒拍戏喜欢磨,ng在这个剧组里几乎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一个场景重拍了二三十遍的事都发生过,拍了七八条还没过和它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但也许是炎的天气让人心浮气躁,片场的空气沉闷得透不过气。莫禹恒把麻好好叫来说了几次戏,再开拍却还是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
  就像麻好好之前理解的那样,演戏是演员自己的事,别人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多。
  在又一次叫停之后,麻好好弯着腰给大家道歉:“对不起,我”
  演戏是一个人的事,却又不是一个人的事。ng影响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共同搭戏的演员、重复劳动的幕后人员。
  不管怎么说,她因为自己的失误,增加了其他人的工作量。
  麻好好道歉的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完,因为莫禹恒突然把剧本仍在了地上:“怎么回事,你自己看看你演的是什么?说了多少次了,这么容易的剧能演成这样?!”
  他是向来不怎么发脾气的,这样放大声音教训人还是第一次,更别说还生气地摔了剧本。因此虽然骂的话并不难听,也足够让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片场一下子静了声。
  好脾气的人发起火来是最让人害怕的,莫禹恒看起来是相当生气了。方才燥的空气承受了他的怒火,更加了一层压抑,摄影棚里的度反而降低了不少,有些后背发凉的感觉。
  莫禹恒从监视器前站起来,走出去时还撞翻了脚边的椅子:“就这样吧,今天先拍到这里。”
  说着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留在现场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上去拦着他,谁也没傻到往枪口上撞,只能摊摊手、耸耸肩,听话地收拾东西,准备过上一个悠闲却又不安稳的午后。
  挑起怒火的导火线麻好好本人,全然没料到竟然会衍生出这样独特的展开。
  莫禹恒兢兢业业拍摄太久,以至于所有人都忘了他还是一个声名在外的“公子哥”。说不拍就不拍,说收工就收工,他骨子里的任和骄纵这一刻才彻底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麻好好也在这一刻,才终于将他和网上“莫禹恒”联系在一起。
  人是有很多面的,今天的她,好像看到了莫禹恒的另一面,她并不熟悉的另一面。
  麻好好回化妆室卸妆,说不出为什么绪低落。
  也许是因为她演得不好挨骂了,也是她惹莫禹恒生气了,又也许是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地那么了解莫禹恒。
  何易年从背后跑过来安慰麻好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好吧,看来哥也有看错的时候呀~你和导演确实清白的~放宽心,年轻人多受点挫折不一定是坏事。”
  他的话没有起到任何安慰的作用,麻好好觉得自己的绪似乎更低落了一点,她说道:“学长,怎么我觉得,我被骂了你还开心的?”
  何易年亮出了八颗牙齿的笑容:“你看你,我们要辩证地看待问题。被骂当然不好,但也有好的一面嘛。被导演臭骂一顿,总比他给你搞特殊化好不是?”
  麻好好闭嘴了,她想说她能进剧组,就是导演搞特殊化来着,不然女一号哪里轮得到她,还得是汤眉来演。
  何易年说莫禹恒对她不一样的时候,麻好好说没有波动当然是假的。她觉得莫禹恒即使不是对她有意思,愿意多关照她一点总是真的。
  结果到头来,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多。她在他眼里不仅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前所未有地,将她大骂了一通。
  特殊化搞久了,人就会产生一种自己足够特殊的错觉。等突然被告知失去了特权,只是其中的反差就足以击倒一个人。
  麻好好没和何易年多谈,她总不能说自己特别期望莫禹恒对她特殊一点吧?那样显得自己和那些被他抛弃的前女友没什么别差,太掉价了。
  从化妆室卸妆回来,麻好好就回酒店躺尸了。
  拍了半天的戏,中午又出了一汗,倒在上的时候,麻好好感受到了留存在皮肤上的汗水,粘腻地勾连着她的衣服和头发,提醒着她该去浴室洗清生理的、还有心理的疲惫。
  但她却倒在上,累得连抬一抬手指都不愿意。
  进组这么多天,通宵拍戏她都经历过,今天不过是拍了半场,好像就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心理上的疲惫,总是比生理上的更让人难受。
  只是麻好好不愿意承认,她宁愿相信自己只是体的反弧比较慢,将这些天体的疲劳都积累到了这一天里发作。
  在寝室里待了一个下午加晚上,麻好好连晚饭都没了胃口,到了晚上10点多,何易年叫她出去吃夜宵,她才懒懒地从上爬起来,去冲了澡然后出门了。
  影视城里晚上很闹,夜宵摊子开得也多。何易年不仅约了麻好好,还叫了好几个剧组的演员,在这方面,他是很会做人的。
  难得晚上没有夜戏,又休息了大半天,突然多出的空闲时间反倒让人无所适从,聚在一起聊聊天吃吃东西也不错。
  几个人点了一堆的烧烤和饮料,第二天还有起拍戏,于是大家自觉地没点啤酒,换成了可乐和橙汁。
  “酒”不醉人人自醉,像这种形式的聚餐,烧烤只是下酒菜,八卦才是正餐。夜宵吃了一半,便有人聊起了今天下午片场的事。
  “你们猜,咱们导演下午走了之后去哪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